十砂砂

127玩家激情上线

珍果《请多多支持男朋友的爱豆》5

ooc
对黑客真的一点都不了解 如果有it大佬觉得有哪里不对的 请随便的取笑我


那天是十一月七号,星期五,多云转晴。
之所以记得清楚,是因为写进了日记里,连同他的名字。

一些女孩子成群一起来金硕珍的办公室,问完问题和他聊聊天。
其中一个拿出手机给他看一张照片。
“这个小男生是我们的学弟呢,可爱吧?”

说实话,让金硕珍回答那个女生在照片里是什么样,他已经记不清了。
那一刻他只记得女生身旁的那个有点羞涩的小男生。
像个小傻子,明明就很害羞,还学人比爱心。

“真可爱。”金硕珍发现自己盯着女生的手机太久了,赶紧看向一边。
女生们好像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和金硕珍讲了很多这个小男生的事情。
比如他叫田柾国,中文系的系草。
比如他原本不是系草,是金泰亨觉得他是个好苗子。
比如他很害羞所以不敢接近女生。
比如虽然很少在操场上遇见他但是却有一身肌肉。
……

金硕珍不敢去找田柾国,他太害怕失态了,以至于关于他的小模特,除了微博上的消息,他对他几乎一无所知。
也许这样听起来无趣而可悲,但是金硕珍觉得,自己现在和田柾国的距离刚刚好。
偶尔可以听听关于他的趣事,偶尔可以看到他的照片。
就算无趣而可悲,金硕珍也觉得,自己这段时间幸福得都可以从衣服里挤出蜜来。

直到那天在艺术楼下遇见那两个男生,让金硕珍被猛然惊醒。
他这段日子的所有行为都是有目的的。

金硕珍拿到宿舍表的时候觉得世界真小。
艺术楼里只有一个不是艺术系的学生。
中文系的田柾国。
他当时就觉得文章写得这么好,一定是个文科生。

我们柾国写文章写得真好。金硕珍摸着宿舍名单上的那个名字,即使被抛光加了保护膜,他也感觉的这名字在打印的时候就被多用了一点墨水,让他每每触碰到的时候都觉得和其他的字不太一样。
让他想要闭上眼睛,任心中的情感涌出躯干,穿过喉头,聚集在眼球。
他有一种强烈的想哭的欲望,却被紧闭的双眼紧紧地压住,难以释放。

金硕珍不是无神论者,却也不信任何一种宗教。
他只是觉得有个老头站在云端,把每个人的一生悄悄计划,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拉回上帝想要的路。

我们大概是有缘。
不然你怎么会这样频繁地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我命中注定会遇见你。

金硕珍觉得自己像是个越狱犯。
对于田柾国的情感是他的罪孽,自我的压抑是他的枷锁,刻意的回避是他的牢笼。
他穿着囚犯的衣服,在街上乱晃,茫然而欣喜。


金泰亨听到朴智旻的话并不是很意外。
田柾国惹的事可不算小,没有让朴智旻封他的号无非就是怕惹人非议,也亏得是田柾国住在学生宿舍,单个地址有很多人在用,一时没办法针对到个人,才显得他的生活平静异常。
让他比较意外的是这个朴智旻,小有名气的计算机才子,为什么会特意给田柾国通风报信呢。
心里这样想着,金泰亨还是大剌剌地席地而坐,意示田柾国给朴智旻倒茶。
“朴同学的黑客技术很厉害呢,居然能以此为生。”金泰亨喝了一大口可乐,“真是年少有为。”
“过奖了,而且泰亨同学和我同年,叫我名字就好了。”朴智旻接过田柾国递的茶杯,眼里闪过和成熟的回答不符的失措。
这可没有逃过金泰亨的眼睛。
对我们柾国有兴趣呀,这小子。
自从田柾国上了杂志,就不乏追求者,金泰亨还以为朴智旻也是他们中的一个,言语中就带了些调笑。
“那智旻同学这么乐于助人啊,接什么单都告诉受害者的吗?”金泰亨话里的玩味就连刚坐下的田柾国都能感受到,就更别提朴智旻了。

田柾国仿佛已经看到了朴智旻可能最做出的反应。可能是窘迫地离开,可能是恼羞成怒,破口大骂,也有可能是厚着脸皮问田柾国两人之间有没有可能。无非就这几种。

朴智旻一听这话,水都快喷出来了,他赶紧拿纸擦了擦嘴,一脸的不可置信。
“泰亨同学想太多了!我怎么可能会对柾国同学抱有奇怪的想法呢!”

这个反应倒是田柾国没想到的,呆楞在原地。
反倒是金泰亨憋不住了,噗的一下就笑出了声,对上朴智旻不满的眼神后赶紧摆手说对不起。
“哎呀我的妈,笑死我了。”金泰亨眼睛向上,作出像女孩子涂眼霜、画下睫毛时一样的表情,抹着自己笑出来的眼泪,“你这孩子真是实诚。”

朴智旻撇了撇嘴,有点不好意思,大眼珠子不知道往哪里看才对:“我就……就只是想……”深吸一口气,用自己能发出了最大音量吼了出来:“我就是想和柾国同学当好朋友!”吼完还用小短手捂住了脸,好像这样就能规避来自对面两人的嘲笑。

金泰亨发誓这是自己笑得最开怀的一次。田柾国作证,他泰亨哥当是笑到后面几乎都在哭了。
“这真的是个好孩子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

好不容易金泰亨从地上爬起来,眼泪都还没抹,就这正经地握住了朴智旻的手:“那我们以后就是一个阵营的亲故了哦。为我刚才的失礼抱歉。”
……如果金泰亨不是因为突然想笑而表情扭曲的话,朴智旻会觉得这段话更有诚意。

金泰亨一边咳嗽一边抓过田柾国的手,让他去拉朴智旻表示一下,自己就直接笑累过去。

评论

热度(9)